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财经 > 金融 >

墨客、井通链创始人井底望天: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竞赛即将展开

2018-03-19 12:24 消息来源:未知
  导语
  区块链被看做是生产关系变革,也被看作是风口,引起一波波浪潮,对历史、政治、经济领域都将产生深远影响。《识贝专访》特约主持人茹琳,邀请墨客、井通链创始人井底望天,与大家共同一探区块链行业的初心与实践。

  嘉宾简介
  井底望天:原名周沙,硅谷风投基金Outpost Capitals 创始合伙人;1996年投身硅谷高科技行业,长期在硅谷从事高科技公司研发、管理和投资工作,先后在惠普、Alteron、NetScaler、NetScreen和Jupiter工作;2012年创办财经周报,并创立一系列高科技企业。《区块链世界》(中信出版集团)及《区块链与大数据》(中国工信出版集团、人民邮电出版社)书籍的第一作者。政治经济丛书《大国游戏》作者 。
  区块链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
  茹琳:对于虚拟货币世界各国态度不同,日本是少数积极拥抱的发达国家。我们可以说它是为了解决或转移某些问题,但更应该看到的是明治维新开放学习的精神继承,从历史和经济的角度您看到的是什么?
  井底望天:日本自从发生经济危机之后,日元作为地区性流通货币的目标基本上破灭。很多年来,日元变成了外汇市场投资或者投机的低利息借贷本币。那么目前在支付领域里面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随着中国游客变成日本消费场所的购买力量之一,已经在日本非常流行。在这种情况下,日本目前推动各类商业实体接受比特币支付,主要是建立起来自身的加密货币环境,以备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时候,推出日本自己的法定数字货币。当然为了避免来自美国的压力,不会是采取日本央行的发行方式,而是希望用日本商业银行联盟发行的机制,推出Jcoin。这样可以把责任从政府行为这里撇清。Jcoin一出来,估计会在日本落实,并推向台湾和东南亚市场,估计可以摧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市场。
  中国因为担忧推出法定数字货币,击穿央行/商业银行二元金融体系的冲击,而希望央行发行M0对应的法定数字货币,而不是去碰实际具有商业影响的M1和M2。预计中国的动作,会是在2019年第三季度,抢在日本之前。
  其实我们墨客已经具有技术储备,可以在底层转换为BFT或者Bft-raft,让央行发行M0货币,然后让各商业银行,用子链的方式,发行依托于M0的M1和M2的数字货币。这样的话,至少可以让四大国有商业银行,各自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,或者联合发行一个,以便和日本竞争。
  茹琳:区块链有一个特征“去中心化”它使人与人之间不需要信用背书,“国家”的概念在区块链世界将如何呈现?
  井底望天:区块链从技术上,解决了信任环境薄弱的网络上,进行价值交换的低成本问题,但并不代表区块链上的技术约定,可以独立于国际法和发生交易行为的所在地国家的法律之外。国家作为近代人类社会出现的管理实体,会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仍然存在。当然随着人类社会的全球化和和平化,大家形成了全球利益共同体,那么国家的部分功能,会出现弱化或者变更,这个估计也是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实现其目的,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革命性技术突破。
  区块链的前世今生
  茹琳:“链币”本身是一体,现实却有“币圈”、“链圈”之分,这种分开的状况在经济的角度有什么有意思的解读么?
  井底望天:没有链的代币是空气,没有代币(或者叫做通证)的链是阉割。中本聪的一个伟大创新,在于利用利益激励,导致区块链系统上行善获得奖励,行恶付出代价。这个其实和邓小平的包产到户给农民激发出来的巨大能量,是一脉相承的。中本刺激(Nakamoto Incentive),带来的通证经济(Tokenomics),是区块链调动参与各方自主化行为的主要推手。Fintech,如果让Fin来主导,基本上就是会阉割Tech,把一个充满活力的新技术革命,残废为简单的DLT,这条路子基本上就是R3和Fabric之路,算是伪装区块链吧。
  茹琳:从08年到18年,您认为区块链世界最需要解决的是什么?未来方向我们能清晰看到么?
  井底望天:今年会是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真正成熟的一年。我很自豪的说,我们的墨客系统,也是其中的主力推手,算是目前唯一具有大规模部署商业化应用的基础链。当然,我们也希望竞争对手,比如以太坊和eos等等,可以和我们展开竞赛。一旦基础设施落实,那么今年下半年,将是应用大规模落实,空气币吃龟龄(归零)膏的结果了。这之后,就是具有原子跨链功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出现。
  如何判断区块链项目的发币量是否合理?
  茹琳:在井大的领导下现在做了墨客、井通联盟链,井通发行了6000亿枚Token,4000亿枚锁定用于企业上链的商用,不流通。流通量为1000亿,其中450亿为基金持有。当我们看一个区块链项目发币量如何判断是合理的?墨客又是怎样的情况?
  井底望天:井通在发行的时候,是考虑到成为未来支持一带一路框架下,作为人民币国际化下,进行跨境支付的商业体系。因此考虑的是未来会有1亿,甚至6亿的用户。考虑到这种规模,发行了6000亿个单位,并不觉得很多。当然即使是用户数目到千万等级,也不是那么多。认为6000亿太多的人,基本上不是出于如何使用的角度,而是出于好不好炒作通证价格的角度。目前在流通的,应该是430亿左右,VCC基金控制450亿,我控制170亿。大概有4950亿目前并没有流通,需要根据商业推广和用户数量级别的上升,由基金会事先公告,逐渐增加流动性。相对于井通系统,墨客只发行了1.5亿通证,会走类似于以太坊的路线。
  区块链项目落地应用的困境
  茹琳:区块链底层技术价值巨大,前提是上面运行大量的落地应用项目,目前落地一言难尽,难在哪里?
  井底望天:难度在于墨客主网在三月底四月初上线之前,我们还看不到一个真正可以支持大规模应用的平台。比如以太坊,只有7-15TPS,一个加密猫游戏,就把平台给玩死了。我相信,墨客平台的出现,会带来大量应用的落实,比如现在排队等着上墨客平台的应用项目,已经超过了50个。
  茹琳:在区块链项目内除了中本聪,还有谁的观点或技术您觉得是鲜明的?
  井底望天:在区块链行业,目前我比较重视,也有同感的,还是小天才Vitalik Buterin的观点。目前墨客做到的,只是他想在以太坊落实,而没办法落实的思路。其他人的,Gavin Woods的跨链想法还是值得关注,可是他在Parity多签名钱包上,表现出来的技术实力的弱项,以及对安全思考的幼稚,还是蛮吓人的。